今天是:2015年04月01日 17:45:42 星期三
领导信箱我要写信

信件内容

提交人 王运运
提交时间 2017-08-30 21:52:07
信件标题
信件内容 我出生在绥德县满堂川乡申家峁村的一个贫穷但是幸福的家庭,父母靠着勤劳的双手养育着我们四个孩子,唯一让他们欣慰的是我们姐妹几人全部考入了重点大学。自2017年7月26以来,远在上海的我从未有一天放心提心吊胆的心,时刻关注着老家人民的状况,有看到人性的光辉,解放军叔叔累的瘫坐在地上,小学毕业的孩子全天守候在第一线领导门通宵开会时刻关注水位和县城人民的安全。我时刻感动着但也担心着。关注了老家的一切新闻网站,终于看到了关于农村损失的政策。早上给目不识丁的父母打电话询问知道这个消息么?父母的回答却让我诧异还不知道,所谓的人民的公仆我们村的主任村长并没有通知到这个消息,父母着急就跑去问村长书记,基本就两个回答1:上报损失自己去上报2:踢皮球一辈子没有出过岁的县的父母,目不识丁的父母去哪里上报,他们手机智能机都不会用如何拍照取证?我们家整个路都塌了,羊圈塌了,羊埋进去了,房子也成了危房,母亲在下雨的时候不幸摔倒,韧带摔伤。现在村里负责人各种踢皮球没有人上报,互保的人到村里面就是各种打牌。我相信目不识丁和我我父母一样的受灾群众还有很多,希望相关领导能够得到重视。

回复内容

回复部门 满堂川镇 
回复时间 2017-09-07 15:40:21
回复内容

关于满堂川镇申家峁村王运运反映问题调查情况说明

一、来信人家庭基本情况

来信人王运运,女,满堂川镇文化山村申家峁小组村民,上海同济大学学生。父亲王建林,农民,主要从事养羊;母亲王艳琴务农;长女王洋洋,大学毕业后在榆林市一院工作;二女王运运、三女王焕焕为在校大学生,小儿子王盼盼中专毕业待业。

二、反映问题调查核实情况

1、来信人家庭受灾情况:2017828日,王建林给文化山村主任高宏打电话,报称家中羊圈上方土硷畔因连日降雨发生坍塌,压死4只羊子;高宏告诉王建林,“7·26”特大洪灾损失已上报镇、县,当天又在下雨,让王建林自己给塌方处和死亡羊只用手机拍照,过几天雨停后来村委会提供照片,由村委会向镇政府补报。随后高宏电话向镇政府报告了王建林家受灾一事。831日上午,王建林又给村支部书记王胜林和村会计王生荣打电话,说自己的死亡羊只已放了4天怎么村干部还不来看,村干部随后到王建林家中看了现场(土方量约有4-5立方米),并将照片给包片领导上传,镇政府做了受灾记录。

2、来信人提及塌路、危房情况:王建林家硷畔下、自家出路下面有一条宽约2米的公用出路,“7·26”灾后约有60cm宽出现塌陷,涉及共用出路的十多户村民均未对该路段进行维修,目前车辆不能通行,但行人不受影响。来信人窑洞下方有三孔窑洞,建造时间约为50年代,目前家中无人居住,靠右边一孔边腿出现裂缝,据王建林介绍窑洞所有人为其二弟王保林和三弟王亚林共有。王建林称该窑洞出现裂缝已多年,但“一直没有人管”。经查王保林为贫困户,已列入2017年危房改造计划,但因本人在县城葡萄梁有住房,一直不在家居住,未实施改造项目。

3、来信人提及“关于农村损失的政策”情况:“7·26”灾后镇、村两级干部及时排查统计灾情,对有住房安全隐患的住户进行疏散撤离,并对相关损失情况及时上报县政府民政局等相关部门,但目前为止镇政府尚未接到上级关于灾后损失补偿的相关文件,也未对任何一般受灾农户进行救济补偿。王建林家受灾损失较少,且并无住房安全隐患,所以没有相关政策给予其救助。

三、调查处理情况

96日,镇政府干部到王建林家中核实了受灾情况,并告知王建林:危房改造要危房户本人申请改造,经镇政府审核鉴定符合政策后通知本人实施,长期家中无人居住的暂不考虑;受灾损失情况由镇政府统计,待上级补偿政策文件落实后向村委会下发损失补偿资金;如王建林本人现有住房存在安全隐患,应及时组织自救或撤离搬迁。

以上为我镇关于申家峁村王运运在县政府领导信箱反映问题的调查情况说明,如有不完善之处请指示。

 满堂川镇人民政府

201796

满意度调查

你对该回复是否满意? 满意 基本满意 不满意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