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04月01日 17:45:42 星期三

当前位置

崔田民在朝鲜
发布时间:2013-09-09 15:15 作者:盛星辉 来源:县政协 浏览次数:
恢复窄屏

    崔田民(1911—1991)又名崔逢吉,陕西绥德县崔家湾镇铁茄坪村人。1927年加入共青团,1928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参加红军。先后毕业于延安中共中央党校、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历任陕北区委书记、县委书记、陕北红军游击支队政治处主任,陕北特委委员,后兼共青团陕北特委组织部部长,陕北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兼土地部部长,后兼政治保卫局局长,国民经济部部长,中华苏维埃政府西北办事处国民经济部长,陕甘宁边区党委执行委员,红军军团保卫分局局长、师政委,八路军115师344旅687团政训处、政治处主任、团政委,689团政委,344旅政治部主任后兼翼鲁豫支队政治部主任、政委,八路军二纵政治部主任兼新编二旅政委、第二纵队政委,中共冀鲁豫边区军政委员会书记,冀鲁豫特委书记,八路军二纵政委兼冀鲁豫军区政委,并兼冀鲁豫行署副主任,冀鲁豫军区政委、司令员,后兼八路军二纵政治部主任,冀鲁豫军区政治部主任,冀鲁豫一纵政治部主任,二纵政治部主任,后兼冀南军区政治部主任,冀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冀南军区党委人民武装部政治部主任,华北局党校第四部主任,校政治部主任,铁道兵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第一副政委。
    1950年入朝作战,任志愿军铁道兵团副政委、志愿军铁道兵指挥所副政委、政委,志愿军铁道运输司令部副政委、中朝联合铁道运输司令部第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中朝联合前方铁道运输司令部副政委、政委,后兼铁路抢修指挥所政委。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铁路运输是交通运输的骨干,也是美国海军空军航空兵攻击的重要目标。1950年10月志愿军出国时,朝鲜北部铁路基本被毁。11月5日,东北军区以原四野铁道兵纵队的部队为基础。组成志愿军铁道兵团,会同铁路员工志愿援朝大队入朝抢修铁路。于此同时,成立了铁道兵指挥所:主任李寿轩;副政委崔田民。11月6日,他俩率铁道兵第一师和两个团的部队入朝抢修铁路。
    志愿军后勤是边打边建,所以后勤体制不健全、不配套,美军把轰炸志愿军后方当作重要的战略手段,而志愿后勤几乎没有自己的防空部队,也没有足够的铁道和工程部队。到1951年2月以前,入朝的铁道部队计有第一师大部,直属桥梁团和直属独立团及铁道部抗美援朝工程总队,总人数不足万人,因而铁路进度远远落后于战争进展。此时,战线已南移至三八线,而中国到朝鲜的两条铁路,刚修到清川江一线,距前线还有300公里以上。于是在1951年2月李寿轩、崔田民又将铁二师、铁三师调进朝鲜,担负抢修任务。
    李寿轩与崔田民入朝后,深感与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集团进行的是一场现代化的战争,艰巨、复杂、繁重的抢修任务摆在面前,围绕铁路的破坏与建设将有一场极其残酷的斗争,自知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他俩入朝后即抓紧研究当前情况,制定和修改抢修计划,迅速开展工作。他们慎重选用干部,又深入基层了解情况,求得对铁路的现状与存在的问题做到胸中有数,对铁路运输也能提出许多宝贵的意见。
    为了铁路能随炸随修,他俩对人力和材料作了纵深配备。为了争取主动,他俩指示预料将要受到攻击的桥梁旁边预先贮藏好修理材料,一旦桥梁被炸便可立即抢修。李寿轩特别注意推广先进经验,在黑夜抢修铁路时,抡锤的人往往砸伤了自己的同志,他见有的铁道兵在道钉末尾抹上一层石灰便迅速加以推广,大大加快了速度,在修建中,铁道兵在技术措施上有许多发明创造,他都及时推广。
   崔田民则时刻注意发挥政治工作的威力。刚出国时,敌机多扔定时炸弹,封锁从江界到熙川的主要地段。有的人能想方设法排除定时炸弹,他就及时宣传,激发指战员发扬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在排除定时炸弹方面受到表彰的有崔相洙(朝方)、王焕礼、刘贵荣,还有寒夜打捞定时炸弹的王国章以及在布满定时弹线路上指挥侦察与维修的工程总队小队长范维义等人。由于领导得力,员工努力,大大加速了铁路的恢复和火车的运载量。据统计,美空军对铁路轰炸情况,若以1951年一月为100,则二月115.3,三月为210,四月为400.5,五月为530.6,六月为600。而此期间铁路通车里程却向南延伸了300公里。运输量若以一月为100计,则二月为154.三月为172,四月为130,五月和六月分别为215和290。运动战阶段(1950.10—1951.5)运过鸭绿江的粮食达19.02万吨,完成前运计划的110.9%。
    七月下旬,朝鲜北部发生了几十年未见的特大洪水,并一直持续到八月底。山洪爆发,河水泛滥,冲毁了大量桥梁和道路,使中朝军队的运输线受到严重破坏。八月,在中朝联合司令部领导下成立了以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兼司令员的中朝联合铁道运输司令部(联运司)。为便于朝鲜境内的指挥,“联运司”又成立了前线铁道通运司令部,刘居英任司令员兼政委,李寿轩和一名朝鲜同志任副司令员,崔田民任副政委,指挥人朝的四个铁道兵师,连同配属的运输高炮部队共5万余人。    
    自七月停战谈判开始后,美军为了取得谈判的有利地位,进一步加剧了对志愿军后方的轰炸破坏,发动了一场规模巨大、时间持久、手段多变的“绞杀战”——空中封锁战。“绞杀战”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我后勤人员针对敌人不同阶段的不同手段,采取了相应的斗争措施。1951年8月,为“绞杀战”的第一阶段。美军利用北部特大洪水出动大批飞机,昼夜不停反复轰炸我后方铁路、公路、桥梁及各种设施,企图切断所有铁路、公路交通,摧毁火车、汽车和每一座桥梁,窒息全线供应,使我部队弹尽粮绝。
    李寿轩、崔田民协助刘居英司令员采取了三项措施:一是加强防空哨,在运输线上处处设哨,严密监视敌机活动。敌机来了就打讯号枪,司机听到枪声就设法隐蔽车辆。二是对各种物资进行疏散、隐蔽和伪装,做好防护,同时还设置各种形式的假目标,以假乱真,迷惑敌机。三是加强对空火力,打击敌机。1951年2月高炮部队即开始入朝,到反“绞杀战”时,担任掩护大宁江、清川江、大同江和沸流江的高炮部队有两个团又六个营,还有自后直属的四个高炮营部署在后勤分部所在的南亭里、物开里地区,打击空袭之敌。与此同时,在后勤部队中号召开展利用轻武器打击低空之敌机,于是一个群众性的打击敌机的热潮在后勤系统形成。
    从九月起,敌人的“绞杀战”即进入第二阶段。美军见普通炸路、炸桥的手段未切断我交通运输线,便集中力量重点轰炸封锁清川江以南的新安州、西浦、价川这一“三角地区”的铁路。美国空军将轰炸重点转至三角地区后,平均每天出动飞机5批100余架次,集中对京义线(汉城至新义州)渔浦至新安州段和满浦线顺川至价川段进行轰炸,并逐步压缩轰炸范围,最后在肃川至万城间一公里地段和龙源里至泉洞间的一个连接点上连续反复轰炸,企图在一两点上造成深度破坏,使我军无法修复,从而达到切断我供应的目的。
    对于“三角地区”李寿轩和崔田民入朝后早有重视,认为这是朝鲜北部铁路和公路运输的枢纽和咽喉。南北走向的京义线、满浦线,东西走向的平元线、价新线都在此连接交叉。如果这一地区交通遭到破坏,不仅东西南北铁路运输同时中断,且公路运输将要受到严重影响。所以这一地区交通的畅通与否,对我军的供应关系重大。因而部署了较多兵力及时进行抢修。待敌人的“绞杀战”进入第二阶段后,经李寿轩与崔田民反复商议决定,适当调整兵力,并作出明确分工;铁一师一个团和朝鲜人民军铁道旧指挥局第十五联队抢修价川到顺川段。援朝铁道工程总队第一大队抢修新安州到万城段。铁三师两个团抢修万城至肃川段,每公里平均244人。兵力要分成昼夜两班,轮流替换,做到在24小时内不停工,可以用枕木代替泥土填补大弹坑。由于措施得力,又有空军和高射炮部队的配合,经过突击抢修,曾一度打开“三角地区”的封锁。
    后来,敌人的轰炸更加疯狂和集中,对京义线先由新安州至渔波段压缩到大桥至肃州的16.6公里地段,再压缩到万城至肃州的10.3公里地段,最后压缩到里程碑317到318公里的仅1公里地段上。对满浦线先由价川至中坪间压缩至泉洞至中坪间22公里地段,再压缩至泉洞到龙源里10.5公里地段,最后集中在里程碑29公里处,其目的就是死死咬住铁路运输的咽喉不放。10月24日以后,“三角地区”再度被封锁。李寿轩、崔田民确定了“集中兵力,打通咽喉地带”的方针,持久作战,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斗,再度打开了“三角地区”的封锁,获得了12月9日以后比较巩固的通车胜利。敌人无可奈何地供认:“对铁路实行‘绞杀作战’的效果是令人失望的”。
    在反轰炸的斗争中,刘居英、李寿轩、崔田民等组织领导铁路线的广大指战员以集体的智慧创造出一套抢运、抢修的有效措施,如“片面运输”、“合并运输”、“顶牛过江”、“铛铛队”等。这些都是为了利用有限的通车时间,发挥最大的运输效益。
    “片面运输”又称“单方向运输”或“赶羊过路”行车法。即在通车的夜晚,事先把早已装载停当的军用列车,集结在抢修现场附近的几个安全地段,待抢修部队一经修通,列车立即一列紧跟一列向同一方向行驶。各列车间相差只几分钟,每列车的尾部都有人随时准备敲响弹壳或钢轨(称铛铛队),给后面的列车报警,以免尾追相撞事故。这样就在一条单轨铁路上创造了一夜开往前线47列火车的记录,相当和平时期行车数的2.5倍。
    “合并运输”则是将两个以上的列车联为一个列车,用2至3个机车拖挂,在片面运输条件下运行,可发挥突出抢运效果。“顶牛过江”:如抢修的桥难以达到通过火车头的载重标准,火车过江时将车头置于全部车厢的后面,将一列车厢顶到桥的对岸,再由对岸的车头拉走。
    从1952年1月起,美军的“绞杀战“进入第三阶段,长达半年时间,美空军的特点由固定的定点封锁改变为机动的重点突击,初则轰炸铁路两头,继则封锁清川江以此线路,后又狠炸兵站和仓库。
    根据美军飞机轰炸目标的变化,李寿轩、崔田民指挥高炮部队也从“集中兵力,重点保卫”改变为“重点保卫,机动作战”,将掩护后方交通的高炮部队三个师又四个团16营,组成三个高炮群,重点部署在定州、新安州、价川、熙川、顺川、新成川、阳德等铁路沿线,掩护车站、桥梁和兵站、仓库。同时派出部分高炮分队实施机动作战,以游击、伏击等办法打击敌机,取得较好效果。如在肃川地区作战的高炮团,发现敌机对无高炮掩护的南阳里铁路段实施大规模轰炸,立即令两个高炮连冒着敌机轰炸扫射,交替掩护,边打边进驻南阳里,先后与180余架敌机激战6小时,取得击落击伤敌机9架的战绩。在一月份,美机对铁路的轰炸次数相当于1951年1月的63.5倍,可就在同月,北朝鲜铁路运输量又增加到上年一月的63.5倍。
    敌人集中力量封锁京义线清川江以北,满浦线熙川以北,我高炮从“三角地区”向封锁区大规模机动。敌我双方均集中力量于重点地区,使敌机白天轰炸困难增多,逐加强夜间轰炸,四月中旬夜夜来炸。刘居英、李寿轩、崔田民等人研究后,便指示高炮指挥所,抓住敌机从23点至0点是轰炸的规律,狠狠打击敌人。又利用敌机轰炸一点的时机,组织运输部门从清水线迂回偷运,取得较好效果。
    4月11日,刘居英召开“前指”工程会议,李寿轩、崔田民参加了会议,会议内容是根据前一年防洪经验,组织部分兵力南进抢修。经研究结果制定了保持满浦线,平元线顺川、阳德段、平德线新成川、三登段为洪水期间主要通车路线;京义线和阳德以东以南及大同江以南,则采取维持通车,只作度过一般洪水的计划。这一计划使抢修有重点又兼顾了次要的路线。这一计划后在实践中有所修正。
    李寿轩、崔田民还指挥铁路抢修部队修筑了许多便线、便桥和大迂回线,自1952年初以来,抢修部队在各主要桥梁附近,普遍修建了便桥,少则一座,多则四五座。敌机炸毁了正桥,还可以从便桥通车。大迂回线可使列车能绕过枢纽大站继续行驶,还能担当部分调车、装卸、列车交会作业。5月19日,敌机轰炸顺川站时,凤下车站使用刚刚竣工的迂回线,绕过顺川站,紧急发出了三列空车和三台机车。在5月份,敌人单日炸百岭川,双日炸郭山川桥。刘居英、李寿轩、崔田民指挥部队,调动车辆,单日百岭川准备,郭山川桥抢运;双日郭山川准备,百岭川抢过运。就在5月,朝鲜北部铁路运输提前一个半月完成了上半年的运输任务。5月31日,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在汉城记者会上都认为是“惊人的奇迹”。
    1951年7月至1952年6月,敌人集中其侵朝空军70%,实施了近一年的“绞杀战”,使用了各种手段破坏我军的后方运输。而在1952年上半年敌人即损失飞机1743架,其中被击落575架。6月下旬,敌人终于被迫放弃了“绞杀战”,将轰炸重点转移到电站、工厂、矿山和我军防御正面的80公里纵深。这样,敌人的“绞杀战”被我彻底粉碎。
    在李寿轩、崔田民的组织领导下,铁道部队和地方员工在抢修抢运斗争中,创造了许多动人的事迹。铁一师某连在百岭川奋战76个昼夜,抗击敌人26次大轰炸,全连伤亡99人,剩下40人仍一直坚持完成了抢修任务。铁路军管局有一台机车在行车中被敌机追打,中弹300多处,有条毛巾上就有8个枪眼,可是机车仍开到了目的地。荣立集体二等功的某部9连,守着遭敌机轰炸的一座桥梁,敌机投弹7000多枚,他们随炸随修,保证通了车。闻名全国的“登高英雄”杨连第,先后转战与清川江、沸流江铁路桥工地,在铁道兵中首创白天利用敌机轰炸空隙抢修的范例。1952年5月15日,因定时弹爆炸而牺牲。特等功臣郭金升,以高度自我牺牲的精神拆卸了603枚定时炸弹共40多种,取出炸药27吨,不但排除了危险,保护了线路,还为国家节省了财富。
    在刘居英、李寿轩、崔田民的领导下,1952年7月至1953年3月,铁道兵系统的高射炮部队共作战3768次,击落敌机94架,击伤315架,使敌机投弹命中率继续下降。抢修部队在高炮部队的有力掩护下,严密组织各部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质量迅速将敌机炸坏的目标全部抢修复旧,并新建便桥和修复正桥149座,延长运输线21.7公里,完成土方12.5万方。新修迂回线、侧线49条,延长线路25公里,达到了大多数桥均有两座以上便桥,多数大站都有迂回线。路基与桥梁都得到了巩固,线路质量普遍提高。
    1953年初,敌人正准备冒险在东西海岸登陆,为了准备反登陆作战,减轻“三角地区”压力,中央军委又从国内增调新建的六个铁道兵师和5000名地方铁路员工入朝,会同中朝铁道兵一起抢修了两条新线路。由于我军严阵以待,敌人不敢冒险登陆。为满足其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无理要求,5月10日到16日,美空军炸毁了朝鲜顺安郡见龙水库、慈母水库、龙城郡龙城水库等许多水库,造成很多铁路被淹,刘居英、李寿轩、崔田民根据上级指示,全面组织各种力量,与敌机和洪水作斗争,大力抢运。在七月中旬我军对金城的反击战中,一次火力袭击即消耗炮弹1900吨,全城战役就消耗弹药三万吨,每天平均400吨。前运司为抗美援朝最后一战提供了可靠的物资保证。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新中国的10个铁道兵师全部投入到朝鲜战场,连同国内铁路员工共19万人,在经受世界战争史上密度空前的轰炸中,仍能使北朝鲜1000多公里铁路线在大多数的时间内保持畅通。且当时铁道兵还是以手工作业为主。就在这种条件下,铁路战线不仅完成了军运任务,且在1953年以后还完成了朝鲜的民运任务。铁道兵的业迹证明,以劣势装备战胜强敌,除提高技术水平外,发扬人的主观能动性,群策群力,仍是一个重要途径。李寿轩、崔田民善于发挥集体领导的作用,不顾敌机轰炸,常常深入工作一线,听取广大群众意见,沉着果断,在员工共同努力下基本保证了前线所需物资的供应,为战争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崔田民参加了铁道战线所有斗争,荣获朝鲜二级国旗勋章(两枚),一级自由独立勋章。回国后,任解放军铁道兵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第一副政委、政委,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速成系班主任兼政委,铁道兵第二政委、顾问,成都军区顾问,第二炮兵顾问。是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四至六届全国人大代表。1955年授衔为铁道兵中将。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返回目录